全国专业党政人才培训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教育基地 > 教育基地

马家洲集中营

发表时间:2019-08-23 浏览:147
  • 红色文化教育基地
  • 红色文化教育基地
  • 红色文化教育基地
  • 红色文化教育基地
  • 红色文化教育基地

马家洲集中营: 提起重庆渣滓洞和江西上饶集中营,人们都知道是解放前国民党顽固派囚禁和迫害共产党人、爱国进步人士的秘密监狱。然而,还有一座国民党当年秘密设立的法西斯监狱,人们却知之甚少。这座规模与重庆渣滓洞和上饶集中营不相上下的监狱,就是后来被称为“江西渣滓洞”的泰和县马家洲集中营。

改建秘密监狱

江西省特种工作办事处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随着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对重庆国民政府的政治诱降,本来就是被迫与共产党合作抗日的国民党顽固派日益转变为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在国统区的江西,以国民党江西省党部主任委员熊式辉为首的反动统治者,积极执行国民党的反共政策。1939年3月南昌失陷后,国民党江西省党部、省政府迁到吉安,随即移驻泰和县。熊式辉主持成立了党政军三位一体的反共特务机构"江西省特种工作委员会",下设"江西省特种工作办事处"(简称特办处),到处密布暗探、爪牙,专门从事秘密而猖狂的反共活动。

扩建监狱

1940年3月至5月,国民党特务们在赣州秘密逮捕了40多名在各机关、抗日群众团体和"工合"组织中积极从事抗日宣传的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接着,又分别在泰和、吉安逮捕30余人。这就是反共的吉赣泰事变。被逮捕的70多人都押解到泰和县监狱。国民党特务认为,如此多的政治犯关在普通监狱里,既不利于保密,也不利于管理和审讯。于是报熊式辉同意,仿效陈果夫当年设立苏州反省院的做法,设立一所类似的秘密监狱,以便对被捕的政治犯诱逼审讯。于是,国民党在泰和城西南郊13公里的马家洲松山村,用一栋祠堂和三栋民房稍加修理、扩建成监狱。

共产党被杀害

佐证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在当地政府和居民的保护下,马家洲集中营旧址除一栋祠堂因年久失修坍塌外,其余三栋民房大体保存完好。这三栋联排的清代砖瓦民房,位于松山村的中央地带。

推开集中营旧址第一座民房锈迹斑驳的大门,记者首先看到的是满布铁锈的老虎凳,还有已被血染得暗黑的夹指戕和巴掌大的铁烙。这些原封不动保存下来的各种刑具,曾是集中营残害共产党人最有力的佐证之一。

集中营的每栋房子除了厅堂外,里间用厚实的木板隔成了许多大小不一的囚室,面积大的不过10平方米,面积小的仅五六平方米,囚室中只有几间开了小窗,其余的都密不透风。

特办处直接控制

集中营由特办处直接控制,对外绝对保密。囚犯被称作"留训人",行文使用"江力行"代号,通信专用"马家洲第六号信箱"。特办处对被关进集中营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实施了一系列阴险毒辣的手段。许多难友被折磨得衰弱不堪,患上了皮肤病、胃病、肝病、肺痨等疾病,却得不到治疗。中共南委副书记张文彬、万载某区委书记高亮等同志就是因为得不到医治,死在集中营里的。临产的孕妇忍痛生下孩子,也是挨饿受冻。除了这些生活上的折磨,酷刑逼迫是集中营迫害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最为残酷的方式,经常施用电刑、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竹签刺指甲等毒刑,逼迫他们招供。那段时间,常有人受重刑拷打致死。敌特为了逼迫当时的江西省委书记谢育才屈服,竟把他还在吃奶的儿子从其妻子王勖怀中夺走,又残忍地当面对王勖施行夹手指等酷刑。

不仅如此,集中营还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大开杀戒。中共赣西南前委宣传部长、丰城中心县委书记吴大可(原名吴建业)就是在集中营被秘密枪杀的。中共汀瑞县委书记、游击队负责人刘国兴被判了有期徒刑仍然被杀害。新干县党员徐冬生、周文斌竟被当作活靶子,供特种科员训练班学员杀害。

此外,国民党反动派还在集中营里安排坐探,探听共产党人和爱国进步民主人士的口实,借以罗列罪名。暴露了党员身份的,要填自首表,甚至要发表反共宣言。企图使出狱人员回不了共产党,死心塌地跟国民党走,这是最阴险毒辣的一招。

集体静坐赢得外联机会

马家洲集中营的罪行是令人发指的。但敌人即使费尽心机,也征服不了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向往真理的心,对敌斗争的火焰从来没有熄灭过。狱中斗争既有组织性的,也有松散性的。

一开始,"吉赣泰事变"中入狱的同志曾按党的指示成立了党小组,对稳定党员情绪,一度发挥了积极作用。后因党小组组织者自首出狱,党小组解体。1941年狱中党员又建立了秘密小组,少数斗争坚决的同志经常秘密联系,形成了一股狱中地下核心力量。廖承志、张文彬、谢育才等高级领导干部均与秘密小组成员有联系,有时还传递字条、文章、诗画进行指导和鼓励。1943年之后,狱中斗争基本上是自发的了。斗争的主要内容是反饥饿、反迫害、反"转变"。斗争的主要形式之一是传递字条,利用放风的机会传递,或在厕所砖头下、从墙壁缝隙中传递,或通过送饭打杂的工农难友传递,互相鼓励、提醒。吴大可组织狱中斗争的意见,谢育才的国际形势分析,都曾在一定范围的同志中传达,廖承志的诗画(尤其是漫画),传播范围更广,难友们心领神会。对新入狱的同志,通常都在饭里埋字条,写着:敌人不知本人身份前拒不承认党员身份,不能出卖组织和同志。

集体静坐是狱中最为声势浩大的斗争形式。1941年,大号子的难友串联起来,全在号子里静坐。几天过去,敌特查不出领头人,又怕暴露其伪善面目,被迫同意改善生活待遇,允许与外界通信(但是须经训育员检查通过)。中共万安县委书记王中仁入狱后,曾被安排杀猪剥牛。于是,他利用可上圩镇的机会,与马家洲圩场中共地下交通站取得联系,使杨锡类、漆裕元、周君实、周志方、王诚等得以与外面沟通,陆续保释出狱。此外,对敌斗争还有转化看守、组织越狱等形式。

4年8个月囚禁400余人

马家洲集中营的斗争形式多样,一批优秀共产党员的事迹可歌可泣。廖承志斗争方式奇特,最终由党营救出狱;张文彬、吴大可、刘国兴、徐冬生、周文斌、高亮等斗争坚决,被敌特杀害或被迫害致死;谭汤池、胡宗澹、谢育才、王勖等英勇越狱,继续从事革命活动;莫志贞、漆裕元、周君实等隐瞒了党员身份,被当作普通群众释放。

马家洲集中营在马家洲共四年零八个月,前后囚禁400多人(1941年关押人数最多,将近200人)。1945年1月,因中日湘粤赣边区会战,日军进逼泰和,集中营撤退到吉安县富田山区(此时关押的"政治犯"只有十几人),同年6月又搬往永丰县潭头。1946年初迁南昌潮王洲,同年5月按国民政府行政院规定办理结束(作为普通监所则保留到南昌解放时)。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马家洲集中营--这座国民党法西斯监狱曾制造的残害共产党人的累累罪恶早已结束,但在松山村醒目的集中营旧址仿佛仍在向世人发出警示--勿忘历史,勿忘那些在集中营里不屈斗争的先烈们。

© 2019 版权所有:四川省万网大学堂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成都万网职业技能培训学校 成都万网润德教育科技研究院(有限合伙)ICP备17029094号
课程安排 电话咨询400-7166838 网上报名